教育新闻

在线教育公司冲向「抖音」

“抖音滑屏十五条,教育广告五十条。”

 

一位关注教育的记者告诉36氪,她发现,自己接触过的所有在线教育公司,几乎都在抖音里投了广告。

 

抖音里的教育广告多到了什么程度?一位资深教育投资人打趣到,日常刷抖音已经成为他寻找投资标的的一种方法。

 

数据佐证了这一点。2018年底至2019上半年,包括数十家头部公司在内的1500多家在线教育公司,开始在抖音集中投放信息流广告。据新榜学院数据,抖音的教育广告主数量月均增长达到325%,信息流广告消耗月均增长达到762%。

 

为了获客,教育公司“不惜重金”。以K12学科辅导、语言培训、泛职业教育为三大阵营的广告金主,投放量级从单月数十万、数百万元,到数千万甚至数亿元不等。据内部人士透露,进入各大培训机构暑期招生的黄金季后,仅学科辅导的KA客户,每一天的广告消费就达到两三千万元人民币。

 

在线教育发展六七年至今,获客成本难下、盈利问题未解,但教育公司对于巨额广告投放的“热情”似乎有增无减。


集中火力获客、烧钱扩规模的背后,是在线教育公司的集体焦虑----头部“排位赛”开始,若不能挤到塔尖、赢得战争,如何争取到投资机构的青睐,拿到“续命钱”,活到下一轮?

 

但这背后隐藏的问题是:即使烧到头部,在线教育的公司就可以赢家通吃了吗?在线教育赛道,是否和所有互联网公司一样,凭借烧钱、大量获客就可以达成垄断?

 

在线教育公司冲向抖音,究竟是饮鸩止渴、还是解决“获客之痛”的终极答案?